我才是路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桃花小说网www.compua.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好。我答应你。”

蜃行素道。

“注明,行素天孙需为正主。”

小清狡黠一笑道。

“正主和分身的有区别么?”

蜃行素问道。

“没有。”

小清道。

“那为何备注呢?”

蜃行素道。

“我,妖女小清,原始大妖白泽大人,不吃螃蟹已经让步给先来者了,素儿你就别难为我了。”

小清道。

“噫,清儿,我答应你了,而且不要你回报我什么义务,你不必承担责任,我要你始终做那个无债一身轻松的小清。”

“这么好么?”

小清惊讶道。

“你已经回报了呀。”。

“我回报了什么?”

“虽然我们在一起才不过几个时辰,但你给我的太多了。首先是龙族消失之谜,其次是魂骨,再次是洞天阶别的功法,最后是你甘愿为我做正常女人。”

蜃行素扳着指头道。

“这四样,素儿最在意哪个?”

小清要分个主次。

“倒序。”

蜃行素眼睛色眯眯地笑道。

“我就知道素儿最看重我这个……大妖。”

小清紧紧地依偎住蜃行素,不知不觉地调动混沌之炁将二人包裹住,两个人便从上天的视野里消失了。是的,连身为自然万有无量妙用尊者无所不能的天老爷都无法巡察到他们的踪迹了。

山神庙前。

彭三九已精疲力尽,拧巴地靠着断壁残垣半死不活的,看来他荒内的日子不好过。

冥使那团黑色气息也幻化出了形貌,它真就是个高大、瘦削、全身覆盖着浓密的毛发的山鬼。那贼溜溜的眼睛,闪烁着绿光,口中伸出尖锐的獠牙,手指细长而弯曲,像爪子一样锋利,可以轻松地抓住猎物,而身上穿着的唯一一件衣服,是件破烂不堪的犊鼻裤,此外尽是野蛮与原始气息浓重的皮毛。

“这东西就是山鬼么?”

蜃行素道。

“噫,山魈和他一样,它们兄弟相称,山魈眼冒红光。”

小清说道。

“为什么不像妖族之人那样,变个正常人类?”

蜃行素道。

“正常人类形象么?自然是可以的,但你觉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校花倒追我不要,我只爱小同桌

校花倒追我不要,我只爱小同桌

榴莲味的西瓜
墓地里,一个女孩抱着一块冰冷的墓碑吃下安眠药永远睡去。 此刻,叶林才发现这一生他该守护的人是谁,他后悔当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把命丢了不说,还把值得守护一生的小同桌给冷落了。 带着悔恨和遗憾,叶林重生回到了高三,回到了兰呦呦转学过来的那一天。 重生一世,叶林只想一心一意守护她,不再给校花当舔狗。 第999次对校花表白,他没去,校花急了。 杀马特发型剪去,他从校霸变成了校草。 前世当舔狗学会的
言情 连载 97万字
丫鬟清锁

丫鬟清锁

不喝咖啡的图图茶
她,无名无姓,是一个十三四岁的流浪儿,在街上乞讨为生。 他是个声名狼藉的混世小魔王,也是王府的小公子。 她意外中伤了他,他为了报复,将她带回王府,想尽办法折磨她。 他被生母下了药,不小心与她发生了关系,她有了身孕,从此有了转机 他与她经历生死,经历波折,惺惺相惜,他被立为太子,她却不是太子妃。 为了自己的孩子,她只能舍弃本性,加入到后宫争斗之中……
言情 连载 42万字
种田仙女成仙记

种田仙女成仙记

一张小叶子
“白露,二十四节气中的白露。” 种灵植,契约灵兽,获空间,得宝物。 从测灵根开始,炼气、筑基、金丹、元婴等修仙体系。 内容舒爽,不会憋屈。 女主白露和母亲逃荒到和城,母亲病重,白露没有银钱给母亲治病,走投无路下,得知玉辰宗到和城测灵根收徒,如果测出灵根,还有银子拿。 白露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测灵根,意外测出怀有灵根。 可是母亲已经身亡,白露从此踏上修仙之路,命运的轨迹由此改变。
言情 连载 53万字
莫朵朵的驭夫之术

莫朵朵的驭夫之术

小那
++ “叔叔,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 “什么钱?” “赡养费啊!” 东方瀚盯着小不点那双那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淡蓝色眼眸。不用验都看得出是自己的种。但是,我,未婚,没有性伴侣啊! “你妈妈是谁?” 莫朵朵?那小豆芽?不认识!没见过!完全不是我的菜啊!
言情 连载 104万字
我被不在了

我被不在了

爱德华18
我,爱德华,一个退休教师,突然被新冠放倒,住进肿瘤科不久被宣布不在了。但我的灵魂却没有归宿,在与天地神鬼的博弈中艳遇不断,拼搏不止,以孤勇者的勇气,在不断地修真和大胆尝试中接触到了量子灵魂说而重新开始生命意义的不懈探索。
言情 连载 41万字
替嫁婚宠:顾少宠妻花样多

替嫁婚宠:顾少宠妻花样多

瑞士卷
简介:她被男友设计,又被继母逼着替嫁给传闻中有隐疾的顾家少爷。 “我给你治病,你不要计较我是替嫁。” “成交。” 她为达成协议窃喜,却不知自己正落入他挖好的大坑里。 直到某天,她突然干呕不止,去医院打算悄悄流掉,他及时阻止,“老婆,这是我的孩子,你做出决定,也该知会我一声?” 她气恼,“原来是你!你不是喜欢男人吗?你骗我!” 他勾唇笑,“传言不可信!我爱的人一直就是你。” 他杀伐果决,唯独对她日久
言情 连载 0万字